过去多年,东马和西马政治局势似乎互为牵动,又有所隔阂。南中国海两岸,人们总是带着距离观望彼此,直到最近10年来,两地局势的相互影响才越来越显著。

砂州选举前瞻专题第二辑,来看看这次的民意探温将如何影响重要议题及东西马政局。

在过去几年里,本土意识或所谓本土运动在全球各地包括台湾、香港甚至欧洲等地悄然地兴起,在砂拉越也不例外。在去年砂州独立日突然冒出的砂拉越人的砂拉越Sarawak for Sarawakian =S4S人民运动,更是备受各界瞩目。

无独有偶,砂州首长丹斯里阿德南在本届州选也大打争取更多砂州自主权的口号,会不会使砂州自主运动进一步发酵成占有一席地的本土运动呢?

政治学者潘永强:“争取自主权的诉求一直存在,是阿德南上台后,才走上台面、公开动员。如果国阵处理得好,可以借此争取更多自主权,本土运动只会有限发展,一定会受到控制,不会演变成强大的分离主义。S4S没有条件、没有组织,没有领导,也没有论述去发展。”

反之,本届砂州选举对西马政局的影响更加地举足轻重。如果阿德南能从反对党手中夺回一些议席,不但能巩固自己的首长地位,也能助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稳定中央政权。

一旦国阵取得比上届更好的成绩,纳吉就有理由告诉全国,人民不认为1MDB重要、也支持纳吉领导的政府。所以纳吉才常常往砂拉越跑。

这次砂州选举虽然是地方选举,但却是新首长第一次寻求民意委托,也是中央执政党国阵在后505大选时期爆发多场风波和争议后,第一次面对的大规模民意考验;更是全新在野联盟希望联盟组军后,第一次合作动员竞选,是民联瓦解后,伊党第一次单独面对民意检测。一般认为,本届砂州选举对下届大选具有一定风向标参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