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砂州议会正式解散,提名日和投票日也已敲定,五年一度的砂拉越州选举悄悄掀起了战幔。这场在505大选后上演的第一场大型民意检测,不但牵动着砂州政局,也牵引全国人民关注的眼光。

趁选举的战火烧起之前,本台特地访问了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潘永强,让他为大家分析本届州选选情、左右选情的各种因素,以及州选的影响力和重要性。希望让观众了解掌握砂州选举脉动。今天的砂州州选前瞻专题第一辑,先看朝野情势。

2016年砂拉越州选举即将在4月25号 正式敲响战鼓。和上一届州选反对党磨刀霍霍、来势汹汹不同的是,这一届,反对党或处于守势。

(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 潘永强:“反对党只能以守为攻。能保住现有15席就是胜利;输掉一、两席也能交待;但输掉2席以上,就不好了。”

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潘永强指出,砂州有两大选举战场,分别是城市和乡村。反对党会处于守势,这是因为在这 两大战场都难有突破。

乡村选区,土保党稳操胜券。新增的11席多数也是乡区议席。反对党是想要走入内陆。Impian Sarawak有做是好,但是做了就以为有机会,未免低估土保党实力。他们在乡村的资源,还有人脉。所以焦点还是在城市,竞争较激烈。不过行动党2011年拿到12席,都是城市区,已经是饱和了。

加上砂州首长丹斯里阿德南自2014年上任后,不但表现出亲民、温和,及开明的形象,也频密宣布多项利民政策,包括对华社及城市选民释出的善意,更让反对党难以招架。

白毛离开,反对党失去攻击和批判目标。而且阿德南70岁了才接棒,希望留下政绩,想要真正获得委托。他的调整确实会给城市选民带来好感,想拨款给独中、土地问题、捍卫自主权等等。这些都为他建立了形象和声望。也给反对党带来压力。

不过,阿德南也未能高枕无忧。砂州国阵成员党的内斗,就为阿德南想要收复城市选票的宏大愿望添加了不稳定因素。

对反对党有利,尤其在城市。因为可能出现三角战,扯后腿,抵消掉新首长的效应。

潘永强也指出,反对党虽然看起来处于守势,但由于反对党的选举作战能力和文宣功力仍然比国阵强,因此竞选期间还会出现不少变数。从阿德南最近杀伐决断地禁止多名反对党领袖入境砂州,就看得出新首长对反对党多少还是有所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