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马政治局势过去一年,处在风口浪尖,与半岛政治形势明显间隔的砂拉越州议会这个时刻传来选举跫音,而且在30多年后第一次上演没有敦泰益马目领军的州选举,交由新首长丹斯里阿德南主持大局,这股阿德南效应,对国阵中央守住东马票仓,到底会发挥多大的作用?政治评论分析,主要有三大因素左右选情……

阿德南鼓动本土情意结 新选民心思左右选情

犀鸟之乡迎来国阵掌权30多年、除却强人、后泰益时代的第一场州选举,究竟会呈现怎样的面貌?

回溯2011年,砂州执政领袖洗牌,泰益玛目退位、阿德南接棒后,选区重新划分,州议席从 71席增加到 82席;尔后当地最大华基政党~人联党爆发党争,一分为二(人联党 联民党),都是牵动国阵表现的主观因素。

政治分析指出,阿德南果断与前朝划清界限,塑造正面形象,淡化西马国阵面对丑闻的不利影响,在野党想要利用全国课题捆绑砂州国阵的算盘可能敲不响,因为阿德南这场战,一开始就打得漂亮。

蓝志锋(政治评论员):

“阿德南很技巧的将自己跟州元首切割,这是其中一点 另外就是任何新首长 或是新领袖上任之后的第一场选举都会一些红利 就是享有一定程度的蜜月期 巧妙地利用了 砂拉越人的砂拉越口号 来激起砂拉越本土的情意结 所以这一点阿德南做得非常好 也非常到位 他也知道砂州人民的口味在哪里。”

阿德南上任三年,这回统领大军出征,俨是一场验收成果的战役。州政府近期宣布落实的连串惠民政策,包括豁免地税、承认统考文凭,都十分讨喜。 然而,今非昔比,新一代的选民心思难懂。

蓝志锋(政治评论员):

“就是比较年长的,可能是45岁以上的,他们对人联党,或者是对砂州国阵,更贴切的来说,对阿德南,会觉得比较舒服,因为阿德南是新首长,而且他也频频释放善意。比如说承认统考,让统考生能够进入砂州公务员体系里工作,如果时间点允许在外工作的砂州年轻选民回乡投票的话,那么这一股力量机会影响他们的父母长辈的投票倾向。”

对国阵而言,砂州选举可作为国阵探测来届全国大选选情的风向标;对反对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来说呢,则有调整策略的必要了。

蓝志锋(政治评论员):

“行动党少了一个超级助选员,就是白毛,所以这个超级助选员退休后,他们要找另外一名超级助选员,就是首相纳吉,所以他还是会用全国课题来绑住阿德南,所以这个相信是他们的策略。因为他们在上届州选后,林吉祥就已经发现到,行动党在砂州已经到了顶峰,就是城市地区能赢的都赢完了,那么接下来他们要生根半城乡和乡区。”

人联党分裂添变数 华裔选民矛盾纠结

国阵要再次攻下55席,似乎毫无悬念。不过,站在同一阵线的人联党,在上届州选吞下败仗后,爆发党争,这些都为国阵选情增添变数。

在华裔选民不对人联党寄予厚望,却对首长拍手叫好的矛盾心理作祟下,这神圣的一票,最终要投给哪一方,也许就是华裔选民当下犹豫和纠结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