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代政治中,州选犹如古代战场,调兵遣将驻守恰当选区,再配合精准策略,方能够攻城略地高奏凯歌。学者点评,在野党本届犀鸟之乡州选可说是大意失荆州,除了难以抵挡新首长魅力外,更是错估砂州选民所关注课题,无法引起共鸣,更重要的是,在野党向来所擅长的情绪呼吁牌完全失效,突显砂州人越渐成熟理性,不再盲目跟风,反而着重候选人的政纲和服务。

阿德南首担大旗,初试啼声就大获全胜,阿德南旋风横扫犀鸟之乡。

拉曼大学媒体系讲师龙耀福点出,阿德南上任两年来推出的一系列新政,主打当家自主口号,是国阵凯旋的关键。

龙耀福 (拉曼大学媒体系讲师):

“阿德南效应,比如说他推出的砂拉越梦景,各种的政策都深获砂拉越人的支持,尤其是在自主权的部分,想要把资源与尊严部分都为砂拉越人拿回来。”

全国课题难引共鸣 盟友阋墙荆棘满途

反观在野阵营,行动党与公正党尝试以消费税、一马公司丑闻、或是人权自由等全国性课题,掣肘国阵选情,无奈激不起太大火花。火箭蓝眼还不合时宜爆出兄弟阋墙的戏码,形象大挫,结果惨败。

龙耀福 (拉曼大学媒体系讲师):

“反对党并没有很清楚地打出关乎砂州本土的课题,尤其是他们打这个"投阿德南等于投纳吉"的讯息时,也引起了相当多人的反感,与其说砂拉越卷不起反风,不如说这次的选民更加地理性,不把情绪反映在选票上。”

选战期间最容易爆发各种社会争议,阿德南禁止西马政治领袖入境就是其中例子,在野领袖企图利用禁足令传达砂州政府滥权不公,然而这一策略不但无法如愿发挥功效,反而将砂州子民推向国阵,在野党这一步棋,可说弄巧反拙。

龙耀福 (拉曼大学媒体系讲师):

“他传达的政治讯息非常清楚,并不容许西马的政治或政党侵入砂州主权,砂拉越的子民所知道所看到的是,原来你们西马在野党政治人物,五年才来砂拉越一次,那么你们如何为我们服务,所以这次阿德南禁止西马政治人物入境砂州,传达了很清楚的政治动作和政治讯息。”

砂州国阵凯旋,在野党受挫,不过学者强调,这并不意味国阵在来届全国大选就能稳如泰山,能否乘胜追击,关键在于中央政府如何利用选举累计的优势,缓解当前棘手的政治压力。